本報記者 丁先明《中國青年報》(2015年01月09日06版)
  位於青島市南京路的澤雨集團總部,已被公安部門查封(攝於2014年12月17日)。本報記者?丁先明攝
  摘要
  這起民間借貸資金鏈斷裂的最新案例,數千戶投資人牽涉其中,媒體在中間扮演了傳播信息、影響投資人的角色,造成最後難以收場的局面,成為歲末青島街頭巷尾熱議的話題。
  最近這些天,青島62歲的馮女士在家裡坐卧不安、吃喝不香,自己指望著用來養老保命的50多萬元投資款,眼看就要打水漂了。
  一個多月來,在青島,與馮女士一樣遭受煎熬的,不在少數,他們以老年人為主,均和一家名叫“澤雨”的投資集團有關。
  這是一起民間借貸資金鏈斷裂的最新案例,8000多戶投資人牽涉其中,成為歲末這座島城街頭巷尾熱議的話題。
  拿養老錢投資澤雨
  工作了一輩子,手上有些積蓄,馮女士退休回家後,出於資產保值增值的考慮,之前曾在股市中忙活過一陣。進入2012年,因為要帶外孫,整天圍著孩子轉,她漸漸沒有精力投入股市了,開始考慮將積蓄轉向其他投資途徑。
  這時候,通過報紙和電視的廣泛宣傳,青島澤雨投資集團走進了馮女士的視野。與此同時,該集團下屬的澤雨超市也在大小社區周圍紛紛開張,成為青島百姓日常購物的去處。
  “那會兒,報紙、電視上到處都是澤雨集團的宣傳材料,電視新聞欄目上也每天播報第二天澤雨超市的菜價,我漸漸知道了這家企業。”如今一臉愁容的馮女士說。
  根據澤雨集團在媒體投放的宣傳材料,2011年8月起,第一家澤雨超市在青島開門營業。僅用了一年,澤雨超市就成長到150家。這種擴張的速度一直持續,至2014年,澤雨超市已發展到約300家,“個別小區周圍,甚至有三四家澤雨超市”。
  工商登記材料顯示,青島澤雨投資集團成立於2009年8月31日,註冊資本為1100萬元,法定代表人是孔令奇,企業經營範圍為自有資金對外投資、融資性擔保以外的其他擔保業務、經濟信息咨詢、軟件業務、房屋中介等。
  在澤雨集團向媒體投放的眾多宣傳材料中,金融理財類產品是重中之重。“澤雨實體運營 放心投資澤雨 百分百資金安全”、“投資澤雨 高枕無憂”等宣傳口號經常見諸報端,澤雨集團董事長孔令奇也不時出現在電視熒屏上,加上身邊不斷冒出的澤雨超市,讓馮女士感覺“這是一家實力很強的企業”。
  同時引起馮女士註意的,還有投資澤雨相對豐厚的利潤回報。澤雨規定,投資5萬至9萬元,年息18%,投資10萬元以上的,年息為24%。“與其他民間借貸相比,這個利率不算太高,我們才覺得踏實。但和銀行利率比起來,這個回報還是很讓人動心的。”馮女士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
  儘管動心,但投資的畢竟是養老保命錢,退休多年的馮女士依然比較謹慎。面對她的遲疑,澤雨集團工作人員建議她去實地考察澤雨投資的產業,以打消疑慮。
  馮女士回憶說,當時澤雨集團安排了一輛豪華大巴,拉了滿滿一車人,帶領這些懷有疑慮的準投資人參觀了豆製品廠、蔬菜分揀中心和物流中心等4個地方,“物流車來來往往,感覺企業很紅火”。
  考察回來後,2012年5月,馮女士放下了顧慮,與澤雨集團簽訂了第一份投資額為10萬元的借款合同,借款用途為“用於澤雨集團旗下所有實體企業發展”。
  馮女士只是被澤雨集團吸引的投資人之一。據多名投資人陳述,青島市前後借款給澤雨集團的有8000多人,多的投資上百萬元,少的也有數萬元,涉案金額數以億計。
   “誠信”企業陷資金鏈斷裂泥潭
  與一般民間借貸公司單純的資本運作模式不同,澤雨集團在宣傳推介借貸融資業務的同時,也開辦了包括連鎖超市、食品加工在內的實體產業。多位投資者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正是衝著這些看得見的實體企業,他們才最終選擇投資澤雨。
  澤雨集團向青島當地媒體投放的一篇名為《澤雨投資 投資實業追求合理利潤》的宣傳材料稱,該集團“從一開始就把公司的投資方向定位在關係千家萬戶老百姓生存的民生領域,正是對實業的良好運營,使得澤雨集團實力不斷雄厚起來……集團幾乎收穫了島城投資理財領域的所有榮譽和獎項”。利用民間資本,“澤雨集團已發展成為投資、食品、超市、房產、糧油、牧業、裝飾、生物科技等一體的整合、緊密、多元化綜合性集團”。
  投資澤雨後,馮女士月月定期收到利息,同時澤雨還承諾本金“隨用隨取”,她感覺很不錯,隨後追加了一部分投資,又動員自己的一位好友、同樣退休的丁女士,投資了10多萬元。
  透過媒體宣傳,投資者們不斷見證澤雨集團取得的“成績”:全力打造政府支持的“菜籃子”產業鏈;2013年3月15日,當地媒體授予澤雨連鎖超市“百姓喜愛滿意單位”;2014年“3·15”前夕,在另一家媒體公佈的誠信合作品牌金榜上,澤雨集團旗下4家企業榜上有名。
  看見這個榜單後,馮女士更加堅定了投資澤雨的信心,她把股市中的錢幾乎全部撤出,對澤雨追加投資,投資總額最終達到50多萬元。
  然而,2014年9月,網上開始出現澤雨集團資金鏈緊張的傳言,這一消息也在包括馮女士在內的投資人群中流傳。聽到風吹草動後,眾多投資人前往澤雨集團總部,要求取回本金。馮女士和她的朋友也做了取回本金的預約,但這次不再像以往那樣,“今天預約,明天就能取錢”。澤雨集團工作人員讓她們回家等著,“要按順序排隊”。
  事實上,早在2014年8月,澤雨超市曾推出會員卡升級活動:充值1000元,月返1.5%。這被青島部分市民看作澤雨資金周轉困難、以此吸引眾多散客投資的例證。
  在忐忑的等待中,馮女士突然又看到媒體關於澤雨集團的“宣傳報道”。2014年10月28日,青島當地一家報紙在頭版用半個版的篇幅,刊登了一篇名為《澤雨全新發展之路》的文章。文中說,“澤雨本著負責任的態度,始終銘記榮辱與共的道理,澤雨將懷著感恩的心,回報每一個信任和支持我們的人”。同時,“放心投資澤雨 百分百資金安全”的宣傳口號,依然見諸報端。
  “看見這篇文章,我隨後幾天還在電視新聞里看見澤雨集團的孔總,當時心裡踏實了許多。”現在後悔不已的馮女士說,“後來,我才知道,這些文章都是花錢就能登的廣告,但我們老年人哪兒懂這些?”
  到了2014年11月,有關澤雨集團的傳言更加猛烈,澤雨超市也出現斷貨後不再補貨的現象,一些貨架開始空空如也,部分超市甚至關門歇業。此時,包括馮女士在內的眾多投資者,也沒有收到當月的利息。
  2014年11月24日,在眾多投資者的圍堵下,澤雨集團發佈公開信稱:“5年來,澤雨成為青島乃至全國最健康穩健的民間借貸公司之一,社會上一些不負責任的機構或個人出於羡慕嫉妒恨,而對澤雨大肆造謠,造成廣大投資客戶恐慌性撤資,造成目前非常困難的局面。”
  馮女士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澤雨集團董事長孔令奇當天向投資者宣佈,鑒於目前的困難局面,從2014年11月起,暫停所有投資者的利息和撤資業務,懇請大家繼續支持澤雨運轉,承諾“將從2015年5月開始,每月定時分期返還大家的投資本金,用一到兩年的時間,還清大家的本金和利息”。
  民間借貸風險高發,誰之過
  面對這樣的承諾,澤雨的投資者們將信將疑,但他們並沒有更多的選擇:與其放任企業倒閉清算、投資可能血本無歸,不如再相信澤雨一次,如果企業能運轉下去,說不定還能拿回本金。
  壓力稍緩後,關閉的澤雨超市在去年12月初陸續補貨,重新開張。然而,2014年12月8日,所有澤雨超市不約而同地集體關張。驚慌失措的投資者們再次聚集起來,四處尋找孔令奇,追討投資款。但他們已找不到孔令奇,其電話也處於關機狀態。
  2014年12月14日,青島當地媒體刊發消息稱:“記者昨日從青島市公安局市南分局獲悉,近日,根據群眾舉報和公安部門偵查,破獲一起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主要涉案人員青島澤雨投資集團董事長孔某某等已被警方控制。青島市、區政府已成立專案組,將在聽取群眾訴求和查清事實的基礎上,按照有關規定依法處置。涉案企業所在地相關區市的公安、社保等部門按照‘屬地管理’的原則,已展開依法受理群眾舉報投訴和登記等工作。”
  至此,投資者們發現,僅存的一絲希望基本宣告破滅。他們還發現了一個更令人吃驚的事實:早在9年前,澤雨集團董事長孔令奇就曾因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被青島市中級人民法院判過刑【(2005)青刑二初字第33號判決】。
  2014年12月17日,中國青年報記者在澤雨集團門口見到數十位討要說法的投資者。這些幾乎全是老年人的投資者紛紛抱怨:“對這個有犯罪前科的老闆,政府部門的監管去哪兒了?現在說他涉嫌非法集資,為何這幾年都沒人管,一直拖到資金鏈斷裂?媒體做廣告難道不用審查嗎?為什麼要替這樣的人宣傳造勢?”當然,也有人不斷後悔,埋怨自己的貪心:“還是自己貪圖這些利息了,為什麼不早點撤回本金呢?”
  澤雨集團資金鏈斷裂後,除了數千名投資人受害外,澤雨數千名員工被拖欠了兩個月的工資,眾多供貨商被拖欠貨款,眾多消費者超市儲值卡內的資金也無處可花……
  關於對澤雨集團監管不到位的質疑,青島市政府金融工作辦公室金融穩定處工作人員表示,他們不瞭解相關信息,現在無可奉告,讓記者去公安部門瞭解情況。
  青島市公安局市南分局公共關係室工作人員則告訴記者,此案正在偵辦過程中,目前不方便透露案情,他們會在合適的時機,統一對外發佈相關信息。  (原標題:青島澤雨集團資金鏈斷裂 數千投資人忐忑不安)
創作者介紹

Evening

fg12fgrm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