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306醫院,於尚清的遺體被抬上車。前晚,於尚清因上消化道出血,經搶救無效去世。昨日,306醫院醫生辦公室,於嘉等待辦理父親的死亡證明,眼淚靜靜流了下來。於尚清生前,兒子在家為他和母親拍照。家屬供圖
  新京報訊 在北京306醫院治療84天后,前晚10點半,58歲的拆彈英雄於尚清因上消化道出血,經搶救無效去世。昨天下午,於尚清的遺體被運往老家齊齊哈爾。
  2003年9月1日,齊齊哈爾市薩拉伯爾酒店發現11枚自製定時炸彈,於尚清前往現場排爆,在拆除最後一枚炸彈時發生爆炸,100多塊玻璃碎片穿入於尚清體內。(本報連續報道)
  將回老家開追悼會
  昨日8點半,306醫院病房,於尚清的遺體已被送去殯儀館,病床上的褥子中間還留有一大片不規則的血印。
  每當有人進入病房,於尚清的妻子杜長君總是抱住對方大哭,“他走了,我真的承受不了。”
  兒子於嘉從外面進來,剛坐下電話就響了。“很多人關心我父親,每分鐘一個電話。”每次接電話,於嘉的聲音都很平靜,一遍遍地重覆著一句話:父親去世了,將在齊齊哈爾舉辦追悼會。
  搶救半小時無效
  於嘉說,前晚9點多,在北京的幾個朋友來醫院看望,他和母親在走廊里和朋友說了會兒話。“大約9點半時,我們回到病房,就看見監測器上父親的血壓急降。”於嘉稱,他們立即聯繫醫生搶救。“這麼多年,我們心裡都磨出繭了,上次我爸做腰椎手術時我就有心理準備。”於嘉說。
  搶救進行了近半個小時,當晚10點半左右,醫生宣佈於尚清死亡。
  昨天中午,把母親送回賓館,於嘉一個人回到醫院為父親辦理死亡證明。等待期間,他又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這一次,母親不在身旁,於嘉摘下眼鏡,手抵住額頭,眼淚流了下來。
  離開前,他回望了一眼病房的方向,“這個地方以後再也不要來了。”
  遺體已離開醫院回家
  下午3時許,運送於尚清遺體回老家的車駛出306醫院,20多名親戚、戰友、同事送到醫院門口,杜長君下車哽咽著鞠躬致謝,“我沒想到,在北京會有這麼多人來送他。謝謝你們。”
  據陪護人員介紹,齊齊哈爾市公安局已開始準備相關後事的準備工作。
  此外,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楊煥寧等人批示,要求相關部門安排好於尚清的後事,照顧好家屬。
  ■ 逝者
  孫子的呼喚沒能留住老於
  100多塊碎片,被傷痛折磨了11年。
  總是一臉笑容,冷不丁冒出幾句笑話。
  於尚清走了,留給自己和身邊人兩種截然不同的印象。
  一頓酒交下朋友
  19歲入伍,於尚清當了20多年兵。
  “身體好,大卡車的輪胎,立起來一人多高,除了他沒人能搬得動。”於尚清的老戰友金鵬遠(化名)說,於尚清是部隊里出名的修理能手,啥東西都能擺弄。部隊里有一輛三輪車,旁邊帶個斗子,控制不好就翻,只有他一個人能開。“我們團長,只有於尚清修過的車,他才敢坐。”
  “於尚清唱歌特別好,‘滾滾長江東逝水’唱得和原唱一模一樣!”金鵬遠說,在部隊里,於尚清是他們的開心果。每次戰友聚會,大家一定讓他起來唱首歌。“他也愛唱,聲情並茂的。”
  43歲時,於尚清轉業到了齊齊哈爾市公安局建華分局。剛去時,跟同事們都不熟。建華分局的老同事譚力偉(化名)回憶,東北天冷,一次外出執行任務,晚上大家就聚在一起喝酒,於尚清酒量一般,但人實在,看別人喝得高興,他不好意思掃興,就陪著。“喝暈了,我們扶著他到一個澡堂子休息,那時候住賓館貴。結果,哥幾個一聊天又喝上了,他還跟著喝。”
  “酒品看人品,酒品好人品就好!”譚力偉說,這回之後,他跟於尚清就熟了。
  於尚清是東北人,愛笑,也愛開玩笑。
  同事王警官是個談判專家,於尚清常逗他“你那口才,不想跳樓的都能讓你給說跳了”。
  燒爐子追到老婆
  “老婆不好看,不過放在家裡放心,我看著安心。”於尚清常這樣和妻子開玩笑。
  和杜長君戀愛,是工廠里的師傅給介紹的。
  於尚清不懂浪漫的追求方式,工廠里的爐子杜長君不會燒,他就天天去幫著燒爐子。
  於尚清家裡條件不好,沒送過妻子什麼像樣的禮物。倒是杜長君結婚時送給他一塊100多塊錢的上海“星海”牌手錶。“他收到時別提多高興了!”這塊手錶,於尚清戴了十幾年。
  杜長君有時也覺得委屈,於尚清就呵呵樂著哄她:以後發錢多了,給你買一對兒金鐲子。
  於尚清傳統,喜歡兒子。於嘉出生時,他樂壞了。
  男孩淘氣,用東北話說,於嘉屬於“蔫淘”那種。12歲時,他偷偷騎著於尚清的摩托車出去,結果把自己摔了。於尚清罰兒子靠牆站了三天。
  東北天冷,窗戶都是內外兩層,於尚清從外面撿了一根樹枝,放在兩層窗戶中間,“跟我說再耽誤學習,就用那樹枝打我。”
  “晚上我趁他不註意就把樹枝弄折了。”於嘉說,其實他就是嚇唬我,從來沒用過。
  曾經昏迷被孫子喚醒
  和孫子一起玩時,於尚清的笑更多了。“一見孫子就樂!”杜長君說。
  2010年,於嘉的妻子懷孕,醫生說可能是雙胞胎。於尚清聽了樂得合不攏嘴,嘴裡念叨著:“真的,咱哪有這麼大的福氣!”
  兒媳婦生下了龍鳳胎。於嘉專門買了一臺攝像機,從父親抱著嬰兒,到教孩子唱兒歌、給孩子拉二胡都錄了下來。
  “他特別疼的時候脾氣不好,可只要小孫子給他捶腿,他就樂了。”杜長君說。
  負傷後,有一天,杜長君出去買菜,於尚清在家帶孫子。他去洗手間時突然暈倒,一歲多的孫子用兩隻小手一直拍他,嘴裡叫著“爺爺、爺爺”,他就這麼醒了。
  失去意識之後,妻子經常把電話放在他耳邊,讓他聽小孫子的聲音。不過,這一次,孫子的呼喚沒能留住老於。
  本版採寫/新京報記者 陳瑤
  攝影(除署名外)/實習生 彭子洋  (原標題:拆彈英雄去世體留百餘殘片)
創作者介紹

Evening

fg12fgrm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